李想:要么死,要么千亿美金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4-15 11:16

李想:要么死,要么千亿美金

2018-04-15 10:19来源:格隆汇滴滴/创客/融资

原标题:李想:要么死,要么千亿美金

作者:严凯

跟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一样,车和家创始人李想也是一位光环加身的新造车势力代表。但不一样的是,李想更多时候并不处于聚光灯下。他的想法和公司进展,经常是通过他的微博向外表达。他是造车新势力的一员,但似乎又在跟这个行业和资本保持着一定距离。

不过这种状态在最近有所转变。3月底,车和家宣布完成了30亿人民币B轮融资,经纬中国和首钢基金旗下新能源基金领投。B轮融资后,车和家一共融了57.77亿元人民币。

与此同时,车和家还宣布与滴滴成立合资公司,开展共享出行、自动驾驶等方面的合作。几天后,李想宣布,筹备两年的SEV项目终止。

“我们所面对的挑战其实都是选择,而非对错。习惯纠结于是非对错的人,可以很好的收获到:1、满满的负能量;2、越来越窄的视野;3、几乎为零的勇气。可谓一举三得。”他在微博中写道。

4月10日,在参加博鳌亚洲论坛期间,很少接受采访的李想接受了《中国企业家》杂志的专访。在专访中,他谈到了为何放弃SEV,如何与滴滴达成合作,对车和家的愿景,以及对创业的看法。

以下为李想访谈整理:

CE:车和家B轮拿到了30亿融资,由经纬领投,你是如何说服张颖的?

李想:我认为经纬现在一个最核心的投资战略是不希望错过未来可能出现的千亿美金级的企业,这是张颖最在意的。而在这里面最核心的是,哪些领域的哪些创业者会有成为千亿美金级企业的机会。我认为这是他的核心判断。在这个基础上,比较好做判断的是上一轮做过几十亿美金企业的创业者,从大概率上是更容易成功的。

对我们而言,选择投资人时,希望投资人能够跟我们建立很强的人对人的信任关系。因为我们也会不停地迎接挑战,也会犯各种各样的错误。这种信任是基础。

CE:接下来,这笔钱打算怎么花?

李想:SUV大规模投产需要很大的开销,就像特斯拉Model 3投产要花很多钱一样;另外一方面就是整个销售网络的建设,我们是以自己的直营体系为主。

CE:在融资方面,我们看到蔚来、威马和小鹏汽车背后分别有来自腾讯、百度和阿里的资金支持,车和家为什么没有拿BAT的资金?

李想:因为我们进入晚了一年。蔚来和小鹏汽车都是2014年成立的,从融资的节奏点上,基本上到C轮才会考虑战略投资人的进入。我们不排斥BAT,不过我们还没有正式启动C轮。我相信未来什么可能性都有。我们做的汽车之家也是中国最大的(汽车行业垂直网站),但是也没有BAT投资。

CE:除了B轮融资,你还宣布了与滴滴的合作,双方是如何达成合作的?

李想:双方在探讨未来出行时产生一些共识,比如说怎么把出行的成本降低,围绕出行量身定制产品,把每公里的成本降得更低,如何把用户体验做的更好,以及在无人驾驶方面如何做好准备。

其实我们和滴滴一开始是聊SEV,慢慢双方有了更深入了解。我跟程维聊过,但主要是跟滴滴专门负责这个领域的团队深入沟通。

CE:跟滴滴的沟通大概用了多久?

李想:大概八九个月时间。之所以会花这么多时间,因为这对于滴滴而言也是全新的事情,对我们而言也是全新的事情。双方一方面要想得更全面,另一方面也要把整个计划做得更详细。

CE:接下来跟滴滴的合作会如何推进?

李想:之前我们就把很多计划做得很详细了,接下来就进入具体工作日程。

CE:在宣布与滴滴合作几天后,你还宣布放弃SEV项目。但在车和家创立的前两年,你对SEV是寄予厚望的,现在放弃的原因是什么?

李想:SEV主要做分时租赁出行,后来跟滴滴合作以后,我们发现网约车是比分时租赁好得多的选择,只不过没有想到那么快能够跟滴滴合作,但这样的机会来了,必须要做一个取舍了。

CE:就这样放弃不可惜吗?之前公司已经投入了不少吧?

李想:还好,因为你有了一个更好的选择,肯定全力去抓住这个更好的选择。另外,SEV的投入其实并不多。

CE:有人说车和家在新造车企业里是一个另类,你觉得车和家与竞争对手比有哪些优势?

李想:我不太关注跟同行的比较。做汽车之家我也从来没有关注过其他的汽车网站,核心还是关注消费者未来想要的是什么。我们选择的人群是中国2亿中产阶级,为他们提供高品质的产品,这是我们2C的方向。

我们擅长于做中大型SUV,对标的是宝马X5、沃尔沃XC90这样的产品。我们希望让这类产品回归它应有的价位,现在的价位太贵了,动辄百万。

另外,面向年轻人,我们更加看好的是共享,就是网约车,如何把网约车的质量变得更好,价格降得更有竞争力。

综合而言,大家关注的都是出行,只是方向不一样。我们在出行方面,面对中产阶级的时候,提供中高端SUV,面对大众,提供高品质的网约车产品。

CE:你刚才说让高端车回归合理价位,这个合理价位是什么范围?

李想:接下来还有变量,包括补贴、电池成本等,今天还很难说价格。现在我没法承诺一个价格,但是价格一出来,一定会很有吸引力。举个例子,宝马X5售价大概是90万,其实这里面30万是税费,可能有30万是利润,只有30万是它应有的价值。

CE:车和家的量产车时间表是?

李想:我们今年下半年发布量产车,然后到2019年交付。

CE:除了车和家,你还是蔚来汽车的创始股东,这两种身份不矛盾吗?

李想:我和李斌看的不是简单的生意,不是简单的产品。我们都是天生的创业者。对我而言,我更在意的不是到时候出了一款什么车,更在意的是我这个企业打造了一个什么样的组织,这个组织获得了什么样的成长性。这个是对我最大的挑战,而不是一款车,一个投资。

CE:车和家和蔚来汽车之间存在竞争关系吗?

李想:不存在,还远远不到竞争的地步。如果有一天真正硬碰硬竞争了,证明两家公司都成功了。

CE:那么你内心有让你害怕的竞争对手吗?

李想:我还是不关注竞争。我第一次创业很关注竞争,中关村在线、太平洋电脑网,我天天盯着他们、分析它们,但最后没有赢。第二次创业的时候我没关注竞争,只关注用户,然后彻底赢了这个市场。到了第三次创业,我更关注组织。

CE:车和家是你的第三次创业,跟前两次创业有什么不一样吗?

李想:我比较幸运,每次创业都面临重大的技术变革的机会,它带来用户层面的变化,带来了组织的变化。这三个变化融合在一起,你才能在竞争中获得领先优势。第一次做泡泡网的时候是PC互联网时代,做汽车之家是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到了车和家是智能汽车和AI的时代,你可以很明显看到自己在商业和用户上、组织结构上、背后的资本上都能够迈上更高的台阶,迎接更大的挑战。

CE:回过头来看,你在创业过程中踩点踩得很准。

李想:看上去都踩点很准,但其实都准备了很长时间,汽车之家做了两年的准备,车和家准备了三四年。

CE:在汽车之家之后,你其实已经完全实现了财务自由,为什么会选择继续创业?毕竟创业充满了不确定性。

李想:很多时候我也在思考,创业者最想要的是什么,还是想要探索自己和整个团队所能够达到的屋顶在哪里。

CE:那么你的屋顶在哪里?

李想:我觉得我没有屋顶。十年前,你能想象腾讯会成为一家市值四五千亿美金的公司吗?今天这个事情就在发生,因为用户在变,技术在变,组织也在变。大家都觉得BAT很强大了,过去几年里仍然出现好几个用户上亿的新企业。

CE:在车和家之后,你还会继续创业吗?

李想:车和家大概率是我最后一次创业,因为创业有黄金时间窗口。

CE:你给自己设定过退休的时间表吗?

李想:没设定。第一次创业做的最累最辛苦,因为焦虑,第二次就没那么焦虑了,第三次创业,难度比前两次都大得多。我要把汽车、零售、互联网行业、智能手机行业的人全部融合在一起,过去这些人都不在一起工作。

这三次创业也是心态的调整。过去两次创业告诉我,你是什么样的组织,你就能够达到什么样的成果。所以我更关注组织的成长,不会被外界搞得很纠结。只要团队按照我们的计划,甚至超过我们的计划在成长,最后结果是水到渠成。

CE:第一次创业很焦虑,什么让你焦虑呢?

李想:是因为你想掌控的东西太多,想控制一切。现在看没有必要控制一切,控制我该管理好的就行,更多的是团队在控制。

CE:现在你还有焦虑的时候?

李想:很少,有也是轻微的,比如说用很长时间挖一个我们觉得很好的人,最后他拒绝了我们。但这种焦虑不会变成负担,这是正常的心理反应。

CE:你也说过,车和家未来是一个千亿美金的公司,你的底气来自哪里?

李想:要么死,要么千亿美金。一方面,能不能在中产阶级家庭市场里成为绝对的领导者。因为我们看的不是三年五年,我们看的是十五年。另一方面,在出行领域,能否拿到合理运营的份额。

CE:你想拿到的份额是多少?

李想:如果看到2030年,完全有机会在个人消费领域做到今天奔驰、宝马的市场占有率,一年200万辆。

CE:对新造车公司来说,10万辆是一个很重要的槛。车和家的10万辆会在什么时候到来?

李想:我也这样认为。特斯拉去年在全球是超过10万辆。我觉得2020年车和家100%能达到,我们大概用5年时间能够做到特斯拉15年的结果。

CE:现在这个行业处于哪个阶段?

答:我觉得2020年才是大家获得门票的时间点,谁能获得10万辆以上的销量,谁就能获得门票,进入下一轮竞争。现在大家还都处于怀胎的阶段。有的人说这个行业里有30个竞争者,也有的说有几百个,最后可能这几百个(的产品)连生都生不下来。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